李剑阁:僵尸企业不能搞债转股 该断贷的要断贷

“对于那些僵尸企业不能搞债转股,该断奶的要断奶、该断贷的断贷、坚决拔掉他们的呼吸机和输液管。”李剑阁说。

在24日的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“资产证券化的是与非”分论坛上,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理事长、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校长李剑阁表示,这一轮的债转股,特别强调要用市场经济的办法而不是用行政和补贴的办法。如果对国企业改革不动真正伤筋动骨的措施,简单的债转股会有很不好的后果,会拖累银行。

李剑阁

李剑阁以上世纪90年代实施的债转股为例,他说,当时国有企业亏损面超过70%,国有企业经营状况非常不好,同时拖累了银行,银行不良债务最高达到50%。当时由于怕社会震动太大没有对一些企业进行关停并转,结果进行债转股以后又不断输血,若干年以后这些企业又倒闭。

李剑阁认为,债转股应该是一个能够“治病的苦药,而不是补药”。现在很多企业把它当成“补药”在吃。国有企业改革还要进一步解放思想,加大力度。目前在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,进展太慢,思想束缚太多,这是下一步要实行市场化债转股工作中应该首先解决的问题。

百度副总裁张旭阳在论坛上表示,随着中国监管机构对证券化监管发生变化,这几年中国资产证券化规模有很大的发展。公开发行的资产证券化的产品从2014年的3300亿发展到去年的8400亿。资产证券化过程首先是一个商业模式的变化。

张旭阳认为,西方是通过证券化的过程达到信用的转化,这个过程中首先是放低了进驻资产的门槛。西方证券化链条太长,越多的参与人参与整个链条无非是资金的重配和杠杆的放大。而中国在证券化过程中很多是基础资产,很多是银行的房贷,小而散。

“我们以前通过相关性分析,包括资产,是把基础资产人为低估了。”张旭阳表示,2008年欧美证券化市场巨大,中国应借鉴这些所谓的教训,通过一些会计准则和制度设计降低杠杆率,也通过大数据应用,使我们的资产更加透明,披露更加尽职。这就是我们在中国资产证券化过程中可以做的一些改进的地方。

耶鲁大学、香港大学金融经济学教授陈志武认为,中国目前来看,不管住房按揭贷款还是企业发行的债券和借的钱期限都不是太长,大多数贷款在五年以内,超过五年债务的比例非常少。相对而言,在期限度这么短的背景下,证券化能带来的好处相对有限,如果大多数债务是30年或者50年,对于放贷银行和其他放贷机构来说有更多的流动性,二级交易市场和其他金融工具帮助他们得到更多的流动性。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新闻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军事